文章

顯示從 七月, 2014 起發佈的文章

2014 一個月的盂蘭勝會 _ 保安道

圖片
2014 一個月的盂蘭勝會

今天初四(2014—07—30)是牛頭角,慈雲山,保安道等等的盂蘭場地開幕,昨天早一天走到場地拍會場預備的工作,先到保安道的一個,再到牛頭角下村,兩個會場也完成了布置工作了,沒有甚麼可拍

會場內,有些街坊在閑談 ( 後來才知是大會工作人員 ) ,還掂沒事做,聽聽他們說故事也好

" 保安道的盂蘭,近年也是一個月內有4個單位舉辦的,兩個潮式,2個廣府。原來在從前,是沒分彼此,整個農曆七月也是盂蘭勝會,整個地區不同的單位一齊合作籌辦。

而單單長沙灣的一個,已有百多年歷史,座落保安道的,也有幾十年歷史~"

還為我介紹這幾工的流程,囑咐我來年要早一些才可以拍到大士王的預備工夫 ( 東頭村只是早一天才砌大士王的,我以為其他地方也是)因他們人手少,怕在最後一天趕不切完工,所以一早便開始。


city flow

這是一個開始

城市以人為個體所組成,生活,工作,沒有人便沒有城市。

人生活在城市,集體工作,移動,道路仿似人體的血管,人是血管內的血液,游走於血管中,輸送養份能量給這個城市,為這個城市帶走廢物。

這是一個時機

以慢快門記錄這個現象,是我近年的一個攝影 project,這年和 SSL production 合作,大家用了一些時間,出了一些血汗,釋出了一些腦力,為這個攝影project 推上更高的一層樓,平面化的作品,由 SSL 的 direct 下變成動態的畫面,畫面更有張力。

這是一個結果

SSL X Dennis Dung



City Flow from SSL on Vimeo.

2014 一個月的盂蘭勝會 _ 新蒲崗場地

圖片
2014 一個月的盂蘭勝會 _ 新蒲崗場地

05

這是第5篇有關盂蘭勝會的搭棚介紹,上一篇也有說,可否到全港的盂蘭場地作實地觀察?答案是以一人之力是沒可能的,我也只有盡力而為。

第5篇,這一篇後會暫停介紹搭棚,但陸續也有場地因舉辦時間不同而開始搭建棚架的,未來如果有可能探索其他場地,或會只作簡單介紹。

這一次走到新蒲崗工廠區內的一個勝會場地,早一兩年也有在勝會期間到場拍攝。這個場地的舉辦單位是"黃大仙新蒲崗鳳凰村街坊盂蘭勝會"由農曆初七到初九期間舉行。






搭棚的師傅是牛頭角下村的同一批,上次會面曾詢問他們下一個場地在那裏,他們說是新蒲崗這一個,可以接連牛頭角的。這一天走到場地,乘著巴士,由太陽猛烈的屯門,走到橫風暴雨的東九龍,在場後,場地內空無一人,只有一個搭好了框架的戲棚。

不知道前因後果下,下意識認為是大雨所以收工了,第二朝早上,再走到新蒲崗場地,仍是空無一人,心裏暗自奇怪,因為上一次師傅們確實是說這一兩天到新蒲崗開工的~







隔了一天,第三次到場地,這天是下午時份,早上下過場大雨,下午陽光反而更猛烈。在球場入口時,遠遠已看到有師傅在棚上工作,而且還是新建的棚架,在戲棚的另對面。


這個主棚呈T字的外型,在這個下午已完成一半以上了。大家可看到棚邊垂直放著一支支的竹支,這是有原因的,下面再作介紹。


見到他們後便問過究竟,原來牛頭角的一邊還未完工,所以留在那邊多一兩天,完工後趕到這邊又立時開工了。

在場裏,多了很多搭棚的物料,同時亦看到物流送來竹枝,鋅鐵片等等




棚架的大框已搭成,為三角的棚頂鋪上鋅鐵片防風防雨,有些鋅片是舊的,有些是新的。


舊的一堆,要先放開檢查


原有的接口位如果損毀了,便要修補。


再重新捲好,爬上棚底,分工合作,一卷卷運上去,鋪在棚頂。


利用預先放好位置的一支支竹枝,順序地壓在鋅鐵片上,再以幼鐵絲紥緊。




這些幼鐵絲,便是用來綑縛鋅鐵片,因鋅片邊位鋒利,不可以用膠帶來綑札


2014 一個月的盂蘭勝會 _ 牛頭角場地

圖片
農曆7月將至,正值香港多雨之時,時晴時雨,這天到牛頭角下村舊地的盂蘭勝會場地,亦是下著雨的。

自已擔著雨傘拍攝,但搭棚的師傅卻是淋著雨在工作著,沒有因雨勢而停下來。

這個場地,和上年一樣,是在牛頭角下村拆卸後的爛地進行,而從前的盂蘭場地亦是在這裏的足球場舉辦,待下村重建時,未必可以在同一位置舉辦了,所以這幾年只是過渡期,亦突顯了這裏的奇特處。

下午茶時間 ( 香港藍領工人多數有下午茶時間休息 ) 和搭棚的師傅閒聊,遠的一位是大哥成,近鏡右手的一位是 Sunny 哥,英文名字的師傅少見,基本上每年也是差不多的場地工作,而在近年的搭棚問題,康民署因搭棚令場地受損,要執行罰款問題,令到舉辦單位舉步為艱,雖然盂蘭勝會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但政府一點兒也沒有甚麼實際支持,場地這個最重要的問題,理應不是斬腳趾避沙蟲一樣的思維工作,罰款了事。好像長洲的太平清醮,球場內也有特制的機關,只要一到搭棚時節,可以打開機關,竹棚便可以牢固地固定在機關內的位置,不怕傷害到球場的地面。

又要竹棚安全,但又沒有可以令到竹棚穩固的方法給大會,又不可以傷害球場地面 ( 這也是理解的 ) 這種兩難局面,是搭棚師傅的難處。

所以近年,每地區的舉辦單位,在財政缺拙下,有些轉向搭建金屬的支架,代替傳統的竹棚,但筆者認為,這是失去了這些傳統節日的味道,而搭棚手藝,亦是一門技藝,充份表現廣東人的靈活頭腦。


大家可以看到這個場,比較優勝的地方是不用擔心場地會受損,因為場地根本就是爛地一片。




戲棚的位置,在地上可以看到馬路的雙白線痕跡,其實這處是以前牛頭角下村的馬路位。





基本上拍攝時是下著毛毛雨的,但師傅們沒有停下來,大哥成還在數層樓字的高空工作。

同樣沒有工程圖紙,只靠經驗,一路走來幾十年也是這樣。相中人為 Sunny 哥。








牛頭角下村,7月會有兩個不同地區團體舉辦勝會,最近初四的一個是潮式,下一個是陸海惠的。

筆者行文時,這個場地應該完成了。

2014一個月的盂蘭勝會_保安道場地

圖片
在 fackbook 個人 account 寫著,"愚公移山系列,可否拍攝香港所有盂蘭場地的搭棚情況? 當然不可能!" 

以一人之力,在勝會開始前走訪各地,記錄盂場場地搭棚,而場地分散香港各區的球場內,是有些 ..... 愚蠢吧,但其實這樣走訪各場地,可以看到不同場地,不同規模的勝會,單單由棚的大細,也可以從中看到一二。

例如保安道這個,在7月中,同一場地,將會有4個不同團體在些舉辦勝會,兩個是潮式,兩個是廣東的。同一場地大家可以用少一些的金錢來搭建,這地的戲棚十分大,可以說是較少見的。

這天 ( 2014-07-18) 下著雨,走到保安道的盂蘭場地,場地在七月初四到初六舉辦第一場的勝會,場地內搭棚的工程,已經大致完工,場內沒有搭棚師傅了。拍了一會,看到有工作人員回到場地在整理及收拾工具等等,上前攀談,從說話中,認識到這位何先生。


何先生說,這裏7位師傳,只用了五天時間,便大致完成了,他已有幾十年的盂蘭搭棚經驗,熟知每一情況。

為方便搭建演出戲曲的竹棚,增加戲台的支撐力量,在幾十年前,已訂製了大批特定可降高低的金屬支柱,作為最底層的支撐主力。

除了主要的衫木作為主骨幹外,這些可調高低的鐵柱,便是戲台每個間隔的支柱。用上了這些支柱,這麼大的戲棚,便可安心使用。

搭棚工具,用來撐開木板用的。

幾個主要竹棚已搭建完成,只欠清理現場雜物,便可以交到大會手上。在適當的時間,大會還有另一批的工作人員佈置場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