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十一月, 2012 起發佈的文章

渡船街炮尖鍛造蔡先生

圖片
曾幾何時是海岸邊的旺角渡船街,顧名思義,曾是上船的地方,滄海桑田,幾十年後的今天,完全不復見昔日的景觀,現在只是大馬路旁的一條街道。
在西邊的地界,沒有沾上旺角太繁忙的都市生活,一些式微的工業製造,仍在這裏過著十年如日的生活,但這些式微的工業,也在僅有的時限下生存著,因為重建的項目,在舊區不停進行,同時亦沒有新血延續這些工業,消失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這些問題,不是單一地區的問題,而是整個香港發展的問題,前曾特首的施政下,香港大部份的工業也死亡,只剩他口中的金融及服務行業,令到香港的工種嚴重缺乏,同時堅持地不復建公屋居屋,每環互扣影響,令到市民活在沒有希望的都市上。
蔡先生,十分友善,但不愛說話,和筆者太多數拍過的行業一樣,只是看著今天,沒有太多的未來預算。適時的開始工作,咬著一口煙,重覆的動作,在酷熱的火爐邊工作著,日復日,月復月,過得一天便一天。
以前沒有機器時應該是人手鍛造,大家也會在大小的電視劇集,曾看過一些打鐵的鏡頭一樣的。現在利用機器的輔助下,可以更有效率的工作,要求的產品成形更準確。
炮尖鍛造的過程大約是這樣
簡單而言,利用媒火燒紅炮尖,令到鋼材軟化,經過機器的打壓,成形。
因為經過煤火淬練,鉋尖鋼材內部結構化學改變,在炮尖冷卻時,到達適當的溫度,立即放入水內冷卻,固定了內部的結構變化,這種方式,令到炮尖硬化,適合應付一些猛烈互相打擊的工作,例如維修道路時鑿地的用途。
最前頭的三幅,已是成品了,準確的炮尖斜度要求,硬化後的成品
鋪內的其他工具




這個簡單的風爐,在管口送入鮮風,加強媒火溫度




在開始工作前,要清理早前燃燒過後的凝固物





為機器唧油,機器運行時更順暢




這一盤赤紅色的化學料,是將冷卻了的炮尖,插在這盤的化學物料上,筆者也不知是甚麼,當然是有利炮尖的壽命的方法




開始時,先將已有大概形狀的炮尖,放在煤火內加熱到合適溫度


my instagram

圖片

真水都_威尼斯

圖片
水都威尼斯 ( Venice ) 大名,應該無人不識,但這只是借意的名稱,但大雨過後,威尼斯真是變成水都。。。

相片來源:Venice Under Water _ In Focus









30年

圖片
幾年(2009)前也拍過他們了





三十多年的生活,三十多年的光陰,在旺角的露天街道一角上渡過。。。。

背後的雀仔街,拆過,建過,變成一幢高樓商場酒店,所謂高質的生活態度,在冷氣商場內喝咖啡,食日式美食。

當年,旺角是海邊,遊人在這裏上岸遊玩。。。
當年,旺角的西洋菜街滿布鞋店
當年。。。。。

30多年,生活如是,短暫的傾談完結,有時間再和他詳談。。 




搵食的工具,歲月磨練的痕跡







每一個字,也是人手鑿出



幾個人在途上 _ 再戰飛鵝山發射站

圖片
每個人生活在世上,或多或少也有遺憾,可以彌補的,盡量補救,在離開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時,可以少一些掛慮。
行山遠足,從來不是筆者強項,少運動是主要原因,家庭因素也是次要原因,現在女兒大了,不用放太多的時間在她身上,自己才有較多的時間,找回自己的方向。
近年喜愛的嗜好_攝影,間接令我認識到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不同的年齡階層也有,誠然,這個嗜好,擴闊了自己的生活圈子,得到朋友的支持,亦令到自己可以達成一些願望。
這一次再戰飛鵝山發射站,如果只是自己單獨而行,在入夜後摸黑回程,多數也是放棄收場,幸好,朋友支持下,一同戰勝這個簡單的山嶺,天氣雖是一般,但自己也感到十分滿足。
今次的行程,對於行山遠足的專家計,其實很簡單,只是駕車到大家所謂的飛鵝山頂(這樣已不用由山腳行上山頂了),在山頂的涼亭向橫行出發射站便是了,看看 GOOGLE MAP 的地圖


檢視較大的地圖
當然,在路途中,還有高低起伏的山勢,或再經過大半人高的草叢(下面相片會看到了)才可以到達目的地的。
再戰的意思,其實在兩年前,也和朋友曾經嘗試這條路線,但因裝備不足,鍛羽而歸,在1/3路程便放棄了。今次再約更多的朋友一同前往,在秋高氣爽的日子,武士復仇!
3時多便到達了山頂的涼亭,4時許起行,預一小時到發射站,大家也是攝影的,當然一人一機是最低規格,攝影者的 POSE ,也是常拍的項目。


遙望遠處的紅點,便是起點,站在這個山頭,正是第一個山坡,斜度亦不可小窺,入黑後回來,因為霧氣濕重,斜坡上滑溜溜的

第一個山頭時,大家還是十分輕鬆,難得的合照

跟著便是數不盡的山頭,上上落落



某些山頭,植物的高度及腰,前路也只是隱約看到,因預計拍日落後才原路回頭,應該沒有足夠光源認路(有帶電筒),所以緊記所有路面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