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五月, 2010 起發佈的文章

影像碎片

圖片
攝影本身的意義,是記錄過去了的事物, 是時間的見証, 見証著拍攝者的存在. 
一幅一幅的相片, 一塊塊的影像碎片, 組成一個在世的人生, 顯示出拍攝者的經歷, 由碎片中尋找拍攝者的過去光陰

影像碎片






click to enlarge .

蟬。鳴

圖片
夏蟬的鳴聲, 是自然界的交響樂, 聲調時高時低, 時響時沉, 時輕時重.

聽到它們的鳴聲, 便是夏天來臨了




SONY WX1 拍的 VIDEO
.

Ponit to Point 點對點 _ Site Specific Art Project @ Central

圖片
森林記憶
Memory of the Forest

G/F., Central Terminal Building
Central Star Ferry Pier 8

黃國興 _ 藝術家導師

森林的記憶 聽說,森林 裏的住客正在慢慢消失,人類以發展之名不斷大量砍伐樹木,以至動物原有的生態環境遭受前所未有的破壞。森林裏的動物因生活環境突變,無法適應而步向滅亡。 曾經是動物安樂窩的森林變成了工業產品,再變成了填海區的垃圾,只是一瞬之間。破壞、消失、死亡就是曾經在森林裏居住過的動物對人類的記憶。 森林的記憶這作品是由我和一班很有創意的學生一起創作而成,於過去兩個月的星期六,我們到垃圾站收集大量工業用廢木,然後把它們轉化成動物形狀的房間。觀衆可入內坐下,從動物的眼光觀看及反思我們的世界。是次展覽由香港青年藝術協會主辨,是香港賽馬會贊助的 ”點對點” 社區藝術計劃之其中一個項目。 Memory of the Forest
I heard the animals in the forest are slowly disappearing. In the name of progress and development, deforestation took place in the jungle and the original habitats of the animals were destroyed in an unprecedented scale. The animals in the forest cannot adapt to the drastic change of the environment and are heading towards extinction. The trees that once provide shelter for the animals got transformed into industrial product, then further turned into garbage and buried at the landfill in a very short time. Animals that once lived in the forest would remember us as Destruction, Disappea…

為白紙寫上生命的過程

圖片
新生命是一張白紙, 而成長的一個必經階段, 是要向外探索這個世界, 可能會遇到危難, 麻煩, 但要從困難中成長和歷練, 先可以站穩成長後的腳步 ... 每一個成功的接觸, 每一個劫後體驗, 都是延續生命的因子....







click to enlarge .

.

歲月神偷

圖片
香港地方雖少, 但華洋結集, 打從百多年前英國人借去香港後, 香港百多年的急速變化, 面貌已經翻了幾代, 很多香港舊物, 也因建築壽命的終結而重新開發, 新一代的香港面貌, 現在到處可以, 而舊香港,大家只可以從舊相片找回.

舊相片來自下面所寫的攝影家

Nick DeWolf Photo
http://www.flickr.com/photos/dboo/3064912074/in/photostream/


儒林台
永利街和儒林台一帶,是香港島歷史的起點,當年英軍登陸港島,即在附近的水坑口街,該處英文名仍叫佔領街,後來華人反感抗議,才把中文改為水坑口街,英文則仍以佔領街為名,後來英人轉到中環為根據地,但又不想華洋雜居,所以把中環居住的華人西遷,即今天永利街和儒林台附近,港英政府需要大群工人,英商也以此為根據地,所以大群大陸華人前來香港找尋工作機會,港島第一個華人社區就此形成。

新報網站儒林台運氣不如永利街


下面的相片,是現在和1972年時候的對比, 相片的可貴處, 正是用來作時間見証

click to enlarge .

他還有其他 1972 年的香港相片, 有時間大家可以看看~

hong kong and southern japan, 1972 - reel #05
hong kong, 1972 - reel #04
hong kong, 1972 - reel #03

Panasonic Lumix GF1/GH1/G1韌體更新 2010-05-10

歡迎用家於5月10日香港時間下午4時起登入下列網站下載更新檔案

Panasonic Lumix GF1/GH1/G1韌體更新資料


或直接到下列網站下載
Panasonic globe firmware update


DMC-GF1:韌體ver.1.2
- 改善穩定器功能選單,於使用LUMIX G VARIO 14-42 mm / F3.5-5.6 ASPH. / MEGA O.I.S. (H-FS014042) 鏡頭時加入「關閉」選項 - 改善使用其他廠商鏡頭時自動對焦的表現

Digital Pinhole _ Panasonic GF 1

圖片
Pinhole 的攝影法, 即是中文的針孔拍攝, 對攝影有些少認識的朋友, 應該也略知一二, 它是最基本, 最直接的攝影法, 沒有使用玻璃鏡頭, 只是在相機前開一小孔, 便可以進行拍攝.
在菲林年代, 拍攝針孔相片, 因沒有即時 preview 功能, 往往只可以等待菲林沖晒, 才知結果. 在數碼年代便不用擔心了, 隨影隨看, 就可以知道結果了.
針孔相對相機的組成部份來說, 應該相等於光圈了, 針孔大一些, 光圈便大一些, 相對曝光的時間短一些, 而針孔的大小, 亦是影響到影像清晰與否的關鍵, 網上有些網頁, 可以幫你計算, 焦距與光圈的關係~
針孔計算器
大多數使用數碼作針孔試作的朋友,通常只利用機身的 body cap, 在中間開一個大孔, 再用鋁紙制作一個細孔, 貼在 body cap 的背後作拍攝, 這是最簡單和方便的作法
body cap 針孔
這個網站, 亦有數碼針孔的影像 sample

但這樣的 diy 方法, 出來的焦距大約只有 40 - 50mm焦距, 自己一向也只想制作 wide angle pinhole, 所以一向也沒有進行試作, 直到 EVIL 相機的出現 ( EVIL 是近來對沒有反光鏡組的換鏡相機統稱 , EVILElectronic Viewfinder Interchangeable Lens 的縮寫. 
在鏡頭 mount 位 compartment 內, 沒有了反光鏡組, 針孔的放置位置, 可以儘量貼近 sensor, 高於快門簾為限, 以求達到更 WIDE的視覺效果。
PANASONIC GF1 或 OLYMPUS某些型號, 正是這類相機的佼佼者, 自己也利用這部相機作針孔試作.
經過一輪輪的測試, 試出最貼近 sensor 之餘, 沒有明顯黑角下 ( image diameter 大約是 26.9mm ), 距離 SENSOR 14mm 的距離是最理想的. 即是未來的相片, 是大約 28mm 的視覺焦距了~
同樣利用 body cap 作主要制作組件, 在中間開一大孔, 直徑大約 30mm, 在配上一個碗型的組件, 用來深入 mount compartment , 接近 sensor, 在這配件的底部, 貼上針孔片便可以如下圖.


針孔片可以自己制作, 自己亦有在網上早前購買的針孔片作試驗, 這些針孔片十分薄, 用雷射打穿的, 一套買下有…

N次的大澳 02

圖片
自從多年前香港一場的大災禍後, 香港人注重健康起來, 各樣的本地旅行團也如雨後春筍一樣數目標升, 每逢假日, 也會看到不少的遊人在各大名勝地區, 香港一邊的水鄉大澳, 當然也有不少遊人, 但遊人中, 不乏攝影人士, 而相機密度之高, 驟眼看去, 男男女女也有一部相機掛在頸上.

近年數碼相機熱潮的興起, 攝影人要找景點拍攝, 亦是帶動本地遊的其中一個因素~

在大澳, 只要你沿著大街而行, 在居民的門口, 也會看到一隻隻的貓兒, 如果你是喜愛拍攝動物, 除了著名的南丫島拍貓外, 大澳也是一個理想的地點, 很多貓兒也是十分討人喜愛~ 當然貓兒種類是大路的家貓.不是甚麼的著名品種.

貓兒的各種姿態也會看到, 有海棠春睡, 有飛天貓, 有忘我的大字貓  ....







click to enlarge .

N次的大澳 01

圖片
因朋友在大澳有一間棚屋, 所以會經常會在大澳住宿, 對大澳的日夜, 會和普通的遊人有不同的感受

下相, 都是爬上大澳的高山所拍下, 不同的時間會有不同的畫面, 對面的寶珠潭, 水漲日落時會金光閃映, 水退時又是另一番風光.

click 一下放大, 可以看到大澳棚屋的有趣 pattern, 一間一間似火柴屋的 .



當天沒有好看的日落, 很早太陽已害羞地鑽入雲內, 而magic也沒有甚麼的特別, 只有拍大澳的鳥瞰夜景.

click to enlarge .